抖音救不了同程,社区团购正式开启“逃亡”模式

夜猫子 电商零售头条


回复领取《1000份电商运营干货案例》


“破产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早点发生,越快越好。

 

前不久,华南地区负责人告诉自己部门的员工,停下所有的工作,并对他们说了上面的那句话。

 

不久前的一个深夜,同程大厦门前昏暗的路灯下,“同程生活”四个大字的霓虹灯牌被缓缓摘下……

 

同程生活的破产,或只是“社区团购”的一个缩影。

 

2020年底,字节跳动买入同程生活3000万美元的可转债。但抖音也救不了同程,甚至成为了同程生活的绝唱。

 

直到最后,同程生活创始人、CEO何鹏宇都不相信公司会死。

 

年轻的创业者总是惊人的相似,他们把握机会,冒险劲头十足,他们不愿意也不相信失败,不到山穷水尽绝不放手。

 

然而这次,社区团购开始大面积裁员的,还有互联网巨头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以及十荟团、美菜网、橙心优选等。

 

最近一个季度,社区团购像崩塌的积木城堡,风口来得如此之快,退潮也如此狼狈。这个过程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仅一年时间,社区团购便从风口跌落到谷底。

 

为何这段征程似乎还未起航,便开始了一场“超级逃亡”?

 



“大逃亡”前兆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赛道公开披露的融资事件共19起,金额达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

 

可以说,资本的疯狂涌入让社区团购一时风光无两,也让更多人开始质疑与指责资本的嚣张和无底线疯狂操作。特别是当资本巨头跟菜市场大爷大妈们争抢生意时,这种争议就从未停歇。

 

“社区团购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为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同程生活必须做出战略上的调整,放弃整个社区团购业务。”同程生活CEO何鹏宇如是总结。

 

但矛盾的是,社区团购与资本的关系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特别在社区团购平台疯狂融资的时候,滴滴、美团、京东、阿里也高调入场,抢夺团长资源。

 

 

但事实也足以证明,疯狂烧钱对社区团购来说似乎并不管用。

 

纵观近十年的互联网大战,几次大战均经历了从“资本涌入”到“行业竞争”再到“洗牌”的过程。而滴滴旗下橙心优选的“退出”,则充分说明,这并非仅仅是资本的力量可以左右的。

 

如今,社区团购独角兽们正在一场大逃亡中肉搏,巨头们社区团购业务也将进入冷静期,要么主动收缩业务,要么低调避开“团购”。

 

过去,疯狂烧钱占领市场,固然是互联网一贯的快速玩法。但不容忽视的是,“市场监管”首先打断了社区团购的疯狂扩张。

 

去年12月,香飘飘、华海顺达、卫龙等多家企业发布通知,停止向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原因是社区团购平台的低价倾销行为严重搅乱市场。

 

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做出行政处罚。

 

接着,在生鲜需求旺盛的夏天,社区团购非但没能迎来任何转机,反而加速了进入“寒冬”的脚步。

 

从那时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社区团购“大逃亡”正式开启……

 



阿里的迷之操作

 

疯狂的价格战被监管叫停之后,社区团购优势被削弱大半。

 

一地鸡毛后,钱烧了不少,盈利成了最大难题,不少人看衰这个行业,甚至包括很多社区团购的从业者。

 

在同程生活的破产故事中,这种感觉体现的,我们看到环境变了,结局也变了。

 

投资人没有犹豫,提前撤退;高管不再恋战,各奔东西;员工没有不舍,讨论的都是“公司给配的笔记本电脑能卖吗?”这样的话题。

 

政府第一时间介入,要求 CEO 尽快处理好欠款,避免不稳定因素出现。

 

一切结束地如此迅速、匆忙,画上休止符,连悲伤告别都来不及……

 

同程生活破产,十荟团、食享会等头部平台的败退,预示着二次撤退的到来。

 

橙心优选陆续关停多城业务,大裁员正在进行时。

 

 

7月底,橙心优选总部搬迁,原总部成都裁员30%;8月补贴取消,员工收入缩水;而最近,业务范围也从9大区31省,缩减到3大区9省,正式员工裁员数预计将达到2000人以上。

 

但有趣的是,偏偏还是有人继续将资源投入这个行业,即使不赚钱,还是在坚守。

 

近日,阿里社区电商事业群宣布,已经整合盒马集市与淘宝买菜,将其统一升级为新品牌“淘菜菜”,新的slogan为“会生活,淘菜菜”。

 

完成这一品牌升级之后,淘菜菜正式成为了阿里的“嫡系”之一,并且直接对标其他社区电商平台,展开竞争。

 

当然,放在大环境之下,阿里的这一举措令很多人感到迷惑。但从近一两年来看,阿里的迷之操作又何止于“淘菜菜”?

 

社区团购,难到仍有未来?

 



社区团购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当美团、拼多多、京东、阿里纷纷下场“社区团购”后,掌控着巨大流量入口的字节跳动也按捺不住了……

 

“社区团购”看上去似乎前景不错,但危机也在这时开始浮现。

 

2020年初,同程生活广东团队有1800人,一天1000万的营业额。9月前后,每天营业额翻了1倍,但员工人数却翻了4倍以上,超过8000人……

 

 

2020年底,字节跳动买入同程生活3000万美元的可转债。这意味着,同程生活如果发展顺畅,可以在一定期限后将债券转换为公司股权,从而成为股东;反之,可转债到期后即可要求公司还本付息。

 

字节跳动之后回应称,曾向同程生活提供过债务投资,但最终并未追加投资,也没有将债权转为股权。

 

2020 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对社区团购公司提出 “九不得”,限制低价倾销,价格欺诈等行为,并先后对十荟团低价倾销两次处罚。

 

因此,对于同程生活来说,和字节跳动的合作似乎成了当时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今年 4 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向同程生活开启了本地生活入口,用户打开 “抖音本地”就会进入同程生活页面,可以一分钱购买蔬菜、生活用品等。

 

为了全力支持抖音项目,同程生活当时将主要促销活动都放在了抖音上,微信小程序已经不再上优惠券。

 

今年 6 月开始,市场监管总局对“一分购”,优惠券等补贴进行了更加严格的限制。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各家都从6月开始逐步下架了“一分购”商品,且不再发放大额优惠券,因此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单量一度下滑约三分之一。

 

在同程生活,那些长期在一线的人早已看到了颓势。接连有公司负责人要卖掉手上的股份,但遭到公司拒绝。

 

暂停“一分购”后,同程生活单量随之快速下滑。2020年底,同程生活一天约有220万订单,但到2021年7月初申请破产时,订单量仅剩约20万。

 



同程生活引发“撤退潮”

 

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做出行政处罚。

 

自同程生活破产之后,社区团购迎来了一波“撤退潮”,中小平台面临生存之危。

 

据悉,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平均每个季度亏损30亿元左右。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橙心优选一直在资本市场上寻求数额较大的融资,但融资并不顺利。

 

“京喜拼拼”在今年年初上线之后,也是快递开城扩张,但进入9月之后,先后关停了多省业务。

 

因补贴下降,“美团优选”为了提升团效,已经砍掉了部分团长,导致增长陷入缓慢。

 

今年7月,“食享会”被爆武汉总部已人去楼空,供应商货款未结,员工工资被拖欠,创始人戴山辉宣布转型社区零食便利店,告别单纯的社区团购。

 

8月21日,社区团购企业“十荟团”宣布关停全国21个城市圈的业务。

 

……

 

目前,仍有大批供应商艰难地向宣布关停的社区团购平台维权,这批曾经吃螃蟹的人,如今也成为这个行业中最受伤的一批人。

 

 

今年7 月,在苏州仲裁局里,同程生活CEO何鹏宇站在两位民警中间,尝试对着几十位员工讲讲创业艰辛,但已经没有人有耐心听,不断有人打断让他给出解决方案。

 

他有些无奈地说,“愿意辞职跟我去创业的人,免费给 20% 的股份,我现在能做到就是这一点……”

 

说完,他被一旁的民警拉走,他转过身来,带着哭腔说,“兄弟们对不住了,真的对不住了!”

 

话没说完,他被民警拉走了,现场响起了稀疏的掌声……

 

社区团购也许并未落幕,但这次大规模“撤退潮”后,整个行业必将进行深度的优化与完善。但令人惋惜的是,社区团购所催生的一大批独立、新兴的平台终究是昙花一现。未来最终的赢家,可能仍是大家所熟知的互联网巨头。

 

社区团购大退潮后,将开启互联网大厂的精细化时代?


全文完,更多有趣内容码上看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