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

落尘时光 落尘时光



立春刚到,便有一场大雪在深夜落下。气温便回到了冬天的寒凉。寒风飕飕的夜晚,躲在被窝里读李万华女士的《山鸟暮过庭》,惊叹一个女子的心细如发。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捕捉到那些快如闪电的身影继而辨认着它们的身份的?我也不知道在这片河湟谷地上竟有如此多的物种,仅仅这些鸟雀便独成一部书。或许,这也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作者又是如何将她独特的视线越过熙攘的人群,投射到那些渺小且孤单的身影中的呢?


喜鹊、麻雀、云雀、大山雀……那些寻常可见的鸟雀,在她的视线中有了诗意的存在;而黄头鹡鸰、棕头鸥、金眶鸻、北红尾鸲……那些不被我们熟知的种类,也被她的长焦镜头拉近,被她的文字赋予别样的神采,进入了读者的视线。



想象一个女子,时常独自一人行走在山间林下,河道滩涂;或手握一管迷你望远镜、或端起一架相机,专注于一只喜鹊、一群麻雀或者一群绿头鸭时,她的样子像不像一个超然物外的行者?


在书店,读龙仁青先生的《高原上的那些花儿》和《高原上的那些鸟儿》时,有同样的疑惑和遐想。


读古岳先生的《生命密码》,那些生灵仿佛在我面前跳跃、歌唱、无忧无虑……


当一个人专注于自己喜爱的事情,他的样子是孤独的、独特的、高傲且有迷人的。


在野外,我也时常专注于一株野花,一棵野草,并时常匍匐于它们的面前仰视它们,那一刻,我看得见它们的光芒、灵魂和力量。但不曾近距离的观察一只高飞的雄鹰或者低翔的麻雀,更无法分清麻雀和云雀的具体样貌和发出的鸣叫是嘶喊还是歌唱。


所以,当我读到那些描写具体的文字时常常会放下书本陷入深长的遐想。那个被一只鸟或者一朵花吸引的书写者的内心是什么做成的?他们的灵魂里镌刻着的又是怎样的精神?


高傲?孤独?自由抑或是简单的纯粹?


或者是这些特征兼备,而底色是悲悯和善良。是对自然万物的热爱,是对古老物种的情怀,是书写者与生俱来的敏感。


想象他们独自一人,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和眼前的事物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便会显现出一个词语:行者。


而想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是苍茫的地平线上,一个孤独的背影。一个人,一颗孤傲的心和一腔热血支撑着的勇气……


在一次会议中,马均先生提到生态写作,提起这三位我一直喜欢且崇拜的作家时,都提到了他们的写作范围,提到了他们的作品。无一例外,他们的关注点都是自然万物、都是生态链的和谐共生、笔下渗透的都是悲悯和良善。


而幸运的是那些文字都曾穿透过我的灵魂,继而让我认识到那些如行者一样孤独却高傲的灵魂……


文章推荐